搜索
慢生活俱乐部 首页 慢品生活 教育 查看内容

荐读 | 你活得那么无趣,就是因为太“有用”

2016-10-27 11:45| 发布者: 慢小编| 查看: 7348| 评论: 0

简介:功利主义的人生就像一把没有刀鞘的的刀子,锋利但是不好看。如果生活这盘菜,用这样的刀来切,便是一种让人难以释怀的悲哀。——泰戈尔1“我想学哲学。”“这有什么用,能当饭吃吗?”“我就是喜欢画画。”“画画有 ...

功利主义的人生就像一把没有刀鞘的的刀子,锋利但是不好看。如果生活这盘菜,用这样的刀来切,便是一种让人难以释怀的悲哀。


——泰戈尔



1


 “我想学哲学。”

“这有什么用,能当饭吃吗?”


“我就是喜欢画画。”

“画画有什么用,能卖钱吗?”


“妈妈,我想出去旅行。”

“旅行有什么用?能赚到钱吗?”


从小到大,从生到死,

我们都在和“有没有用”这个词打交道。

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人事物,

都被父母、爱人、上司以及我们自己,

习惯性地划分为“有用”和“无用”两类。


弹钢琴是有用的,玩沙子是没用的。

上补习班是有用的,过家家是没用的。

下围棋是有用的,玩积木是没用的。


我们以“钱权名”为标准,

如果不能“最直接地应用”,

如果“短期内无法出成果”,

如果没有“眼下能看见的利益”,

那我们就不要去碰这些“无用”的东西。


有用则宠之,无用则弃之。

实用主义,已深深长进我们骨髓里。



2


庄子在《人世间》里讲了一个故事:

石木匠带徒弟们去齐国,

路过曲辕时看见一棵硕大的栎树,

其树阴就可以卧牛数千头。

徒弟们蜂拥过去观看,

但石木匠却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徒弟们气喘吁吁追上来说:

“师父,自从我拿斧头以来,

就没见过如此大树,你怎么看都不看一眼。”

石木匠说:“用这棵树做的船会沉,

做的家具会腐,做的棺材会烂……

毫无用处,看它干嘛。”


这晚,大栎树给石木匠投梦说:

“你说的那些有用的树,

都因为有用而被砍伐了。

而我之所以能存活万年,

恰恰正是因为我的无用。”


庄子想借此寓言说明一理——有用和无用是相对的,是可以相互变化的。

他说:“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无用之用。”



3


名嘴蔡康永在博客里讲到台湾,

说台湾爸妈最爱问一个问题:这有什么用?

“我会弹巴赫了。”

“这有什么用?”

“我在想太阳为什么会燃烧。”

“这有什么用?”

“我会辨认熊的脚印了。”

“这有什么用?”


蔡康永万般庆幸:“我没被我爸问过这个问题。”

蔡康永的爸妈,很喜欢做无用之事。

“漂不漂亮?”

“喜不喜欢?”

“好不好吃?”

这是他爸妈比较会问到的问题。


蔡康永在博客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

“我的成长,让我相信:

人生最重要的东西,其实大都没有什么用:

爱情,正义,自由,尊严,知识,文明,

这些一再在灰黯时刻拯救我、安慰我的力量,

对很多人来讲‘没有用’,

我却坚持相信,这些才都是人生的珍宝,才经得起反复的追求。”


人生,并不是拿来用的。



4

 

知乎上有一个很好玩的问题:

小时候背那么多诗有什么用?

背唐诗不能致富、不能赚钱、不能出名,

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背唐诗?


但知友“mupeng”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

“慢慢地,我长大了。

春天,看到盛开的桃花,

就明白了什么是‘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’。

夏天,跟爸妈去湖里玩,

小舟在荷叶中穿过,

便知道了什么是‘接天莲叶无穷碧’,

什么是‘水光潋滟晴方好’。

秋天,凉风乍起,梧叶飘黄,

便知道了什么是‘老树呈秋色’,

什么是‘苒苒物华休’。

冬天,西风凛冽,天空阴沉,


行人匆匆奔走,到了家,烤着炉子,

外边洋洋洒洒地下起了雪。

便知道了什么是‘晚来天欲雪’,

什么是‘红泥小火炉’。

约会时,知道了什么是‘月上柳梢头’

灯会时,知道了什么是‘一夜鱼龙舞’。

愁了时,就想起‘伫倚危楼风细细’,

乐了时,就想起‘春风得意马蹄疾’。


小时候背的那些诗词,

像是看不懂的画面,存在心里。

有一天,遇到了某个风景、某份心情,

就忽然明白那首诗、那句词、那幅画。

那种感觉,是穿越千年的心意相通,

它是如此恰当,以至于无法用其他词语来形容。”

小时候那些看似无用的阅读体验,

往往决定了我们一辈子的心胸和视野。


梁文道先生说:“读一些无用的书,

做一些无用的事,花一些无用的时间,

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,

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,

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,

就是来自这种时刻。”



5

 

很多人喜欢陈道明,

他的贵族气质来自哪里?

来自他做了几十年的无用之事。

“我从小弹得一手好钢琴,喜欢到钟爱。####

+2

喜欢

已有 2 人喜欢这篇文章

本文导航

推荐阅读